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民盟首页 > 盟员作品 >

家访之“变”

时间:2018-11-07 16:33来源:滨江教育支部 作者:张钰平 点击:
七月流火,八月未央。然杭城之夏日,十之八九赤日炎炎,十之一二风狂雨骤。年年岁岁话家访,岁岁年年感不同。
农历戊寅,一九九八年之夏,余在天地小学堂,接一年级小儿。为识家长真容,晓小儿基础,余自抄录新生情况表,划分区块,地图标记,翼翼然揣于小背包,骑一单车,如安琪天使。借路牌,阅地图,左拐右拐,穿大街小巷,汗流夹背,终至翠苑小区。又惴惴然取出新生情况表,举目四望,觅学生住址,镜面模糊,不得心之所向。拭镜再觅,终觅王生住所,欣然敲门,久叩无人应,悻悻然。拐弯抹角,又觅钱生住所,楼道昏黑逼仄,余心中咚咚鼓响,鼓勇叩门,然只闻门内“咣当”一声巨响之后,再无动静,任余在门外高语:“余乃新接班主任小张。”二叩三叩……终无人开门,或是大风把室内金属器皿掀至地上矣,余憾然离开,一步三回头,期那门倏忽间闪出人影,然余期奇迹并未发生。又在小区内徘徊,觅周姓学生住所,因房号单元编排颇为零乱,久寻不得,幸遇一白发老媪指点迷津,几番遭折,总算觅得。周生家住一楼,房门半开,余欣喜若狂,急速前行,未顾及周生宅门前不知何故,居然置一石槛,余一脚踩空,只觉左脚狠狠一崴,有剧痛袭来……因有家访任务在身,强颜欢笑,敲门问好!一小儿腼腆一笑,怯生生问好,声如细蚊。余拉他小手,他用力挣脱,奔向内室,惶急曰:妈妈,老师来也。余僵在门口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犹豫间,一中年妇女从内室走出,匆忙觅椅,搓手不停,欲言又止,神情颇拘谨,待我如座上宾,重复再三:老师你坐,小儿胆小,怕见生人。千呼万唤,小儿始出,一直躲母后,拿大眼睛睨我,终不肯再启朱唇。临出门,妇人再三委托:小儿玩劣胆小,望老师严加管束。余感肩上担重千斤。起身告辞,痛感更剧。咬牙出门,俯首一视,左踝已如馒头,靠着右脚,踮着左脚,摇摇晃晃如舞者,还至归家,一个下午才访三家。宅家小憩三天又上路,余仰天长叹:三十六小儿,吾要访至何日!欲事先电话相约,无奈只有区区三四户;欲快至目的地再呼BB机,无奈家长不回或延时回,待回时,余已身在别处。久访未遇,颇有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的无奈。泪水盈眶,觅无人处擦干,继续彳亍在家访之路上,整一周,早出晚归,渴了,呷一口白开水,饿了,路边小店裹腹。完工日,电闪雷鸣,泪水和着雨水,余在西湖边狂欢,喜极而泣,三十六个伢儿,三十六双慧眼,吾将引领他们寻觅至真、至善、至美。三十六个嘱托,三十六份重任,吾将与七十二家长戮力同心,护伢儿茁壮成长。
二零一八,农历戊戌年之夏,吾移至诗画江南学堂,仍接一年级小儿。余先在微信发送出访函,后携机上爱车,百度为余导航,鳞次栉比之高楼间,导航精准定位,温馨提示路况信息,少顷即安全至小区,家长早已在小区大门等候。一路相聊甚欢,进了电梯,几分钟到户,伢儿早已备好或乐器,或书画作品,或围棋,或乐高机器人……欲大显身手,吹拉弹唱、琴棋书画……无不通晓。伶牙俐齿,烨然如神童。举手投足,落落大方、自信满满。家长谈吐儒雅,期江南教育立足“宇宙中心”,面向世界,面向未来,来日星光璀璨!小区一访毕,小程序又发送出下一小区的出访函。按房号,按单元,家家户户,家长和伢儿,倾情相迎,惟恐我们遗漏。同样三十六小儿,家访三天结束,皆大欢喜。
家访之路,廿年巨变,杭城国际化,教育大视野,家校互动,智慧碰撞,伢儿幸福成长。视伢儿如己出,吾痴心不改,砥砺前行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



分享到: 更多

(责任编辑:杭州民盟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